吴山明个人授权网站
      今天是:
时间是:
名人堂——吴山明个人授权网站      
 
站点导航
  个人简介
  艺术年表
  众家评说
  作品展示
  影像记录
  视频展示
您的位置 > 吴山明个人授权网站 > 众家评说
平凹为宾虹老造像三题记趣
(2012/5/30)

文\陈军

 

        平凹游扬州天宁寺,得知郑板桥当年在此卖画。到南通狼山,又得知冒辟疆晚年卖字。他不知这些先生为何作卖,来西湖时,却透露了家中也有“润格告示”

        告示为——

        自古字画卖钱,我当然开价,去年每幅字千元,每张画千五,今年人老笔亦老,米价涨,字画价也涨。

        一、字。斗方千元。对联千二。中堂千五。

        二、匾额一字五百。

        三、画。斗方千五。条幅千五。中堂二千。

        既然是书画中人,来杭州我先陪他去了潘天寿纪念馆。回来时路过中国美院,想起里面那几位画家朋友。暗自窃笑,又撞上一位惜墨如金者。

        自古书画家稍有身价,求画犹如索命,为君子不耻。赶巧遇上了市场经济,画家看好舆论,文人附庸风雅。你舍不得墨,我舍不得精神。彼此心照不宣,又恍如天然盟友。

        那日回宾馆,正碰上来看朋友的画家吴山明夫妇。寒暄一番,相约去素春斋用餐。记得最早认识吴先生,还是在董桥的散文里。董桥在《仲春琐记》中,讲了自己在香港画廊中偶见先生作品时的心境。只见画中夜月苍凉,草径入园,一老僧轻轻敲门,远处竹影越去越淡,终于隐入云烟之中。董桥对收藏应是有讲究的,兴许是被画中那种飘蒙的墨韵,那种淡淡的哀怨,那种文人气息迷住了。意收不得,购而悬挂壁间,与案头的豆青古瓷笔筒并为夜读良伴。后来有出版社约我为先生作传,先不知深浅,冒然应允。结果查资料,翻美术史,苦熬了数月长夜。临别时说要作画留念,只见鹤发童颜的先生潇洒地点燃烟,意笔走动疾如游蛇显灵。烟尽画完,手捧宝物不得不谢,心却为天下作文者不平。

        不平则鸣。

        那夜南北相会,谈兴甚浓。平凹最喜素食,心情极好。听先生说近日为黄宾虹造像三易其稿,又欣然踏月前去观画。

        简陋的画案笔墨狼籍,正墙高悬一六尺整幅大画,侧壁是同样尺寸两帧画稿。画中宾虹老人正从湿润朦胧之境走来,飘飘然如羽化成仙。平凹进门先哑然失笑,点燃烟,伏案直视画作。一如老衲入定,任游思随烟雾在水墨世界飘拂。半晌,轻声叹息:“古越地海风山骨,艺术多秀中有骨,真气淋漓。”山明教授闻言呈怡然之态,不平之情暗自萌动。借助酒兴我放胆发话,自古以文会友必有佳话,平凹可为宾虹老造像题记,先生可否以画作谢客?

        主不语。客亦不语。气氛却其乐融融。平凹淡然一笑,从边上摸来一管秃笔,示意先取侧壁之作。只见他谈笑间铺开画稿,好似成竹在胸,只顾埋首朝纸上挥毫。疾书中先生吸一口烟,笑道:“此作枯墨素描,服饰比正稿还好,长题后拦边封角,可留画展用。”平凹不语,嘴角露一丝窃笑。我凑近一看,亦禁不住仰面直笑。题曰——

        丙子岁秋,在杭州遇吴山明教授夫妇,吴赤面白发,气息饱满,是大造之人,在素春斋吃罢饭,返其所观画,壁有黄虹宾之像,如活人出壁,又观数幅草图,叹画家之艰辛认真,吴则以其一张赠我,令我大喜过望。虽是草图,然也是上品。从中可见先生之艺术也。

        题完一记,又示意取画。我戏问教授如何,夫妇竟同声唱和:“题得好!”忙又回首看平凹,老兄凝眉疾书,快如走马,已洋洋洒洒写完第二记。不看则已,一读大喜过望。昔日不平之情,今夜一笔勾消。题曰——

        山明教授为黄宾虹造像,作草图三幅。赠我一幅赠陈军一幅。陈军所得之头逼真,然我所得之衣著妙。今夜夺教授之美物,实为强盗。教授痛煞,吾辈则狂喜。数百年后,若有人见教授一幅,又得寻平凹陈军,世上宾虹造像真三也。

        写毕,舒展长气,伸手要烟。稍息,又目光炯炯,真逼正稿画面。濡墨挥毫,如入忘我之境。我等屏声息气,急待笔底华章。只见浑朴古拙的书法中,渐溢出一派天趣。题曰——

        宾虹大师逝后四十年,山明先生为其造像,吾今夜初见,嗒然若失自身;吾虽未见大师,却觉正是大师。大师立于江南西湖,湿润朦胧,真气淋漓。此画草稿有二,一幅吾藏,一幅陈军存,大师南国北国共奉,先生之画艺江头江尾同赏。

        屋内叫声大锐。三题墨趣陶然,一气呵成,古今难得。每题一记,亦不忘三友之画之谊之得,此乃天作良缘,平凹鬼才也。

        三人各有所喜,然面对空壁,同行的宋丛敏先生却神情黯淡,独坐一角吸烟。山明教授一反常态,忙从画稿中精选《陆羽品茗图》相赠。刚才还说脚酸的平凹,又欣然起身补题一记——

        人生在世,一得一失皆是缘份,今夜在吴山明家,我得一宾虹像,陈军得一宾虹像,老宋得之陆羽像。宾虹是才情人,陆羽则是圣也。但老宋并不嗜茶却茶圣降临,恐是陆羽来教化吧。得画返宾馆,舀西湖水,沏一壶龙井,梦中盼陆羽来矣。老宋此后便可无事乱翻书,有茶清待客了。

        山明教授为当代中国新文人画中坚者,以尺论价纸贵洛阳惜画如命者。缘于此,得利渔翁临别前拱手作揖。“今夜,平凹最为辛劳,画家最为惨痛,吾辈则最为开心。”

        回书房,铺开墨宝,喝下一壶龙井,又吟歪诗两句酣然入梦——

        索画非英雄,巧取真丈夫!   

 

                                                                                                             96.11.24记于杭州
                            

上一篇:国画本体价值的维护----吴山明意笔线描人物画初探 下一篇:水墨为上 写到极致----评吴山明的水墨写意人物画
 
首 页   |  个人简介   |  艺术年表   |  众家评说   |  作品展示   |  影像记录   |  视频展示   |  作品认证   |  联系我们
艺广名人堂,吴山明个人授权网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 www.wushanming.com . All Rights Rreserved
浙ICP备10047221号 | 管理网站 | 网站建设 故乡人网络 | 开通时间:2011年12月
 
联系我们[关闭]

联 系 人:莫先生
座      机
手      机:18968046855
Q      Q:83761914

微信:18968046855


声      明:应艺术家本人要求,本联系方式只提供艺术家和艺术品方面的基本咨询,如需艺术家本人电话,请绕行,不妥之处,敬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