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明个人授权网站
      今天是:
时间是:
名人堂——吴山明个人授权网站      
 
站点导航
  个人简介
  艺术年表
  众家评说
  作品展示
  影像记录
  视频展示
您的位置 > 吴山明个人授权网站 > 众家评说
阔步走在中国绘画艺术的大道上----画家吴山明访谈录
(2012/5/30)

文\王爱红

 

                                                                          采记手记

 

        吴山明教授,从60年代就开始对浙派人物画进行研究和探讨,并逐渐形成了自己体正、格清、气长的艺术风格。他不懈地研究中国传统,在中国传统绘画这条大道上,开创出了带有鲜明艺术个性的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特别是他的宿墨人物画的表现潜力,对改变线的性质在绘画艺术上的表现,给了人们颇多颇多的启示。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吴山明教授善于挖掘生活、表现生活。他描绘的对象多是生活中普通而平凡的老百姓。几十年间,他不断地深入生活,足迹遍及祖国各地,以对这些普通形象的刻画,抒发了他胸中博大气象。吴山明教授是继李震坚、周昌谷、方增先等之后,浙派人物画的杰出代表,他以自己突出成就为浙派人物画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80年代中期,他提出的“意笔线描”得到了美术教育界的广泛关注。他结合自己的实践经验,从理论上全面论述了“工笔白描不能替代意笔线描的基础训练”,并指出“意笔线描是意笔中国人物画的基础”,对意笔线描形式的探索和创新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他将这一理论体系付诸教学实践,丰富和发展了美术教学体系。

        吴山明教授,1941年出生,浙江省浦江县人,1964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人物画专业。他现为该院教授、学术委员会委员,1983-1996年任中国画系副主任、主任,1996年任造型艺术学部主任,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中国人物画研究会会长、杭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西泠书画院院长。另外,他还是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政协常委。吴山明教授学贯中西,是一位学者型的画家,他著作等身,出版有《吴山明画集》《吴山明意笔人物画选》《吴山明水墨速写集》《吴山明意笔人物线描》《写意人物画技法》《意笔人物画(教材)》等技法专集与画集。2001年5月19日,《文艺报》就曾以整版的篇幅介绍过吴山明的宿墨世界,我被他在艺术领域里不断开拓进取、大胆创新、独辟蹊径的勇气和非凡的艺术造诣以及作为一个艺术家的神圣责任心所感动,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和浓郁的兴趣,专程去杭州采访了他。 

 

        王:浙派人物画异军突起,影响广阔,不能不说是20世纪中国画的重要成就之一。你是浙派人物画的代表,你的宿墨人物画创作有自己的内容、形式和特点,且形成了自己的绘画风格,丰富了浙派人物画的创作,并且巩固了浙派人物画在中国画坛的地位。它给人崭新的感觉,特别在美术界产生了巨大的反响。这可以说是你对浙派人物画乃至中国画的重大贡献。对此,我想请你谈一谈你的这种宿墨人物画创作是怎样形成的。

        吴:50年代,政治对文艺的明确要求,使意笔人物画不能不改变原来的作风,以适应新的形势,求得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继续存在和发展。但是,以文人画为主要特征的意笔人物画是很难削足适履的完成这种历史使命的。因此,必须全面改造意笔型线描原有的特性与表现内涵,尽力从传统文人画的框架中解脱出来。于是,人们开始了艰苦的求索。50年代中叶,中国人物画界形成了几个比较大的艺术流派。江南最早出现的即是浙派人物画。

        凭借深厚的素描功底和造型能力,浙派人物画创造性地融进了文人画的线描手法,准确地表现了千变万化具有不同个性的现代人物。传统在新内容新形式的求索中再一次得到了肯定。浙派人物画就是在这种不断地求索中形成并逐渐走向成熟的。

        我属浙派的第二代传人。我的老师们解放以后为使中国画的创作更好地反映生活、表现生活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并创作了大量优秀作品。可以这样说,这个时期中国人物画的创作在反映当时的现实生活方面是最为突出的。但是,不能否认,由于时代的原因,这个时期的中国人物画创作毕竟具有一定的局限性。无可否认,一个有作为的艺术家,一个有责任感的画家就是要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去不断完善它、发展它。新时期,中国美术达到空前的繁荣,并不断地向前发展,如此说来,传统的小体裁等对于浙派人物画的创作就显得远远不够了,就必须重新面对现实,进一步地发现、探讨和思索。

        中国美术学院,原是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浙江美术学院,是一个传统方面根基很深的美术学院。黄宾虹、潘天寿、李可染、李苦禅等国画大师都曾在此执鞭。老先生殷切期望中国人物画有所发展,提出了学术上的要求;领导的关心,政治形势的需要,又提出了时代的要求。现代浙派人物画的开派代表李震坚、周昌谷、方增先先生从西洋画转入国画,并探索中国人物画的创作。从此,产生了浙派人物画最初的面貌、雏形。我是1955年进美术学院附中学习的,1959年进美术学院国画系,1964年毕业并留校任教。

 

        王:我看过你的简介,我知道1964年中国美术界权威刊物《美术》杂志就发表了你的国画作品《飞雪迎春》,这是非常难得的,这充分说明你是中国美术学院1964届的高材生。

        吴:这幅画是我1963年画的毕业创作。1965年,《美术》杂志还发表了我与人合作的另一毕业创作——连环画《茶农苦难史》的选页。它描绘了关于西湖龙井茶的一段故事。记得陈毅同志当时看了大学生的绘画展览后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连连称赞道:很好,很好!并鼓励大学生多利用普及的形式画普及的东西。这个作品就是当时的产物。 真正让我感到幸运的是毕业留教,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它给你这样一个契机、一个环境,使你在教、学的过程中,能够沿着中国绘画艺术的广阔大道不停地走下去,并通过自己的实践去不断丰富它、开拓它。

 

        王:我认为,这是一条坦坦正途。

        吴:我觉得中国绘画艺术的长河之所以源远流长,正是因为不断有新鲜血液注入。继承与发展,就是继承优秀的文化传统,把好的东西提炼得更加精到一些,发展则不能和老师的东西一模一样。这就需要思变,需要创新。

        记得在一次关于抗美援越的美术展览上,我第一次看到越南的磨漆画。这种色彩的渲染给了我很大的震动。把这种方法用到中国人物画的创作中,不能不说是大胆的尝试。大块大块的红颜色在画中具有了强烈的表现意识,这是我最初个人风格的探索。至于“文革”中,虽然很少画画,但终究私下里没有丢掉自己的专业。  

 

        王:这确是令人感到欣慰的幸事。“文革”之后,你是比较早深入生活的画家,这对你以后的创作产生了那些影响?

        吴:“文革”之后不久,我被邀请到新疆各地搞绘画训练班,跑了很多地方,接触到很多事物,内心里对绘画的感受与渴望一下子恢复了。好山、好水、好地方,朴实的地方风情,历经沧桑的农民都给了我绘画的激情。四川、东北、山东沂蒙老区、北京等地我都去过,这是我绘画创作的苏醒期,画了大量的毛笔速写与意笔人物写生。真正让我有所感悟的是在1984年,我第二次去西北高原,特殊的地区,特殊的人文环境,用原来的方法进行创作本身也很有特色,但这次去却有了更多的想法。这样对原来的创作就有了不满足的感觉。我发现原来的创作手法更适合江南的风情,对于黄土高原的粗犷、阔大与豪放便显得有些轻。思想的变化最终引发了笔墨的变化。我想到黄宾虹先生经常用宿墨作画,考虑是否可以在人物画的创作中加以利用,以增加凝重与苍茫,又加之江南水墨画的滋润和秀雅,并结合自己的生活感受,三者融合在一起,同时发挥自己的长处。于是,这样一种属于我自己的新的画风便产生了,它自然融进了西北的特殊风貌。从西北带回了很多这样的画稿,然后又在技术和审美上进行了探讨和把握。结果在高层与行内得到好评,并鼓励我在这个“点”上要有所突破。当然,也有朋友劝告我,这是何苦呢,弄得那么悲怆、苍凉,苦行僧似的;江南水墨画不是很好吗,又秀又雅,又生动又潇洒。而我自己的真实的感觉,却不是痛苦的。在风格的转化中我感到与心中的探索、追求是浑然一体的。之后,我搞了几张成功的作品,又在理论上找到了发展的前景。

 

        王:就像收获在劳动之后,我想这种找到的感觉和内心的愉悦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但我不知道你的宿墨人物创作是作为整个绘画过程中的一种尝试、一种探索,或者是阶段性的一部分,还是你最终找到的艺术语言,这种有意味的形式。

        吴:艺术就像剥果子一样,最终达到那个核。艺术上的探索与创新不仅仅是一种手法上、技巧上和材料上的变化。生活永远是创作的源泉。有很多课题还需要去深化,有些问题还需要去进一步的探索,应该说我的宿墨人物画创作是属于阶段性的成果,虽然,不可能有很大的变化,但必须去不断地熟练、补充、完善它。特别是在表现生活的深度、厚度和力度上,再增加一些深沉的、深刻的、抒情的内容。我想,这都可能办得到。

 

        王:我知道你的这种风格的形成已经十几年了。你对待自己的艺术总有一种神圣的不满,这会不会让你感到心理的压力?针对今后的发展你有何感想?

        吴:现在,人物画创作的难度越来越大,随着欣赏水平的提高,时代的进展,自身、社会和读者的要求都高了。创作空间的扩大,新的时期、新的情感、新的风格,产生新的感觉,完善它毕竟有一定的难度。要努力就会有压力,这种心理的压力是在所难免的。但压力往往转变成一种动力。   一个有出息的画家,应不断地寻求自己艺术创作的灵感,更多地用自己的眼光去观察、认识生活,通过亲身的感受去发现美并创造美。

        我是一直沿着老一辈艺术家基本的艺术思路去走的正统的路子,又有了自己的面貌。今后就是要不断地开拓、挖掘、深化它。我认为艺术的最高境界是自然与情感。意境是情感,表现是自然。过分地追求形式,则失去了情感;过分地追求风格,为表面的变化而变化,往往就不自然。自然与情感,这正是我追求的境界。

        我曾画过一幅画,题为《孺子牛》。画的是徐悲鸿先生正专注地看着学生的画。他潜心教育,确是为人师表的楷模。做好美术教育工作,承前启后,培养人才,寄希望于年轻人,同时加强自己的创作,为中国人物画的发展多做点贡献。能够在中国绘画这条大道上留下点印迹,就足以让人感到欣慰了。

 

        王: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你阔步走在中国绘画艺术的大道上,我仿佛看到了你的艺术前景是那么绚丽,那么辉煌。在此,我表示衷心的祝愿!

 


 

上一篇:吴山明说人物 下一篇:吴山明人物画集序
 
首 页   |  个人简介   |  艺术年表   |  众家评说   |  作品展示   |  影像记录   |  视频展示   |  作品认证   |  联系我们
艺广名人堂,吴山明个人授权网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 www.wushanming.com . All Rights Rreserved
浙ICP备10047221号 | 管理网站 | 网站建设 故乡人网络 | 开通时间:2011年12月
 
联系我们[关闭]

联 系 人:莫先生
座      机
手      机:18968046855
Q      Q:83761914

微信:18968046855


声      明:应艺术家本人要求,本联系方式只提供艺术家和艺术品方面的基本咨询,如需艺术家本人电话,请绕行,不妥之处,敬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