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明个人授权网站
      今天是:
时间是:
名人堂——吴山明个人授权网站      
 
站点导航
  个人简介
  艺术年表
  众家评说
  作品展示
  影像记录
  视频展示
您的位置 > 吴山明个人授权网站 > 众家评说
作 品 星 记
(2012/5/31)

文/吴山明

 

                                                                           宾虹先生肖像

 

        这是一幅作者全面运用宿墨与宿墨的积墨法的近作,作者多年来思考的一些观念,在本画中也实实在在的得到体现。一张以宿墨表现的全景式人物画,线的“屋漏痕”特色得以鲜明地体现,不仅有“虚”的时间感,而且有“实”的空间直观;宿墨与用水的技巧得以充分展示,并利用其所产生的特殊的笔迹,进行宿积墨的积叠,使这种积叠产生新的形式美;人与景有机组合,产生了一种新的表现强度与力度;以新的审美感觉去组合画面,最终使作品细部深入大局整体,使呈现作者绘画个性的笔墨语言又打开了一个具有新意的审美视角。该画与《潘天寿先生像》都已为中国美术馆所收藏。画中的某些审美的观念是作者十余年思考实践的结果,也许对同行的画家们会有所启示。

 

                                                                               达胡尔老人

 

        这是一幅作者早期的人物写生,画面速写味较重,现场感较强,形象较为生动。现场写生有许多不同于关门作画之处,它比较直观,生活中的对象为写生提供了最具体、最生动的形象依据,供画者取舍,但由于写生以感性为主,用笔用墨都会带有试探性的痕迹。从《达胡尔老人》中我们可看出许多线的重复与修改之线迹,这种复笔增添了画面某种生动感,但同时也会留下一些遗憾。画家一般都十分珍视原始的写生稿,因为它保留下了作者对生活的第一印象,这种印象有时会成为进一步构思与创造的基础。写生的这种作用是任何其他性质的习作替代不了的,写生中能否抓住生活中某些感受最深的东西是最要紧的,而写生中在笔墨上的某些不足则是正常的,有时也会出现神来之笔。                   

 

                                                                                    朝  圣

 

        意笔人物画,人物身上的线的组合形式,既依据人物的生活特征与形体特征,又出自画面的需要与作者的感觉;线本身既需要有表现力,又需要具备相对独立的形式美,而这种形式美又涉及到线的性质和线的组合特点,直至线的运动感以及线的韵律感。而后一点是基于对中国绘画的深刻理解以及艺术修养的长期积淀。中国画对感觉到的或所追求的东西都需通过驾驭笔、墨、水来实现,准确而敏捷地去反映;用水用墨和运笔轻重快慢的得当,最终要达到画面笔墨的精到与意境的呈现,然而这些都是与平时的又是长期而艰辛的训练分不开的。

 

                                                                                 草原无垠

 

        这是一幅超真人大的头像。这种单纯以线勾勒的大头像,容易画的空乏,因此对于所下的每一笔都必须经得起推敲,所选用的线在艺术的负荷量上要大,线本身经得起看,但表现力强而且线条产生的趣味丰富,因此作者选用宿墨型线因为其强度和力度,足以撑起这种超真人大的形体并适用于准确地勾划人物的神态。

        《草原无垠》最成功之处是画面的布局与人物手部的描绘,几乎撑满画面。头上横着的大片黑色帐蓬,逼使读者视线与画面的人物都投向远处的空间——无边无际的大草原。

 

                                                                        藏旅汉子头像(局部)

 

        此画是八十年代赴甘南时的一幅写生, 原画是四尺整幅全身肖像,这儿取的是头像特写。

        中国意笔人物画发展到清代与民国时期,逐渐趋向于程式化。解放后, 由于时代之需,人物画家从写生入手,开始摆脱程式化倾向,探索能提高表现力与更好地反映生活的路子。徐悲鸿、蒋兆和、叶浅予、黄胄以及“浙派”人物画的画家们,在这方面都从不同角度与以不同方式进行了自己成功的实践,并取得较大成就。
我们从这张十余年前画的头像中可看出作者当年的追求以及与现在作品之间的差别,同时也可看出作者对“浙派”的继承以及与“浙派”人物画风格逐渐拉开距离的发展过程。由于以“浙派”秀雅潇洒的笔法表现草原粗犷凝重的人物显然不相适应。因此作者在画这批藏区写生时,在用笔上加强了表现上的厚度与画面的力度,并努力保持作者对现场的强烈直感, 这种尝试也为以后作者的个人风格的演变打下了审美上的基础。

 

                                                                                   藏  娃

 

        这是一幅将宿墨线的特点发挥得较好的作品,笔简而意赅。

       凡一种趣味不同的笔墨语言,都对应着一种最能发挥其特色的组合形式。宿墨线则适应于不拘泥具体细部,形体宽松,组合相对随意的物体的表现。

        宿墨画法运笔不宜太快,要缓缓而行,如落笔时笔底能感到“入木三分”则更佳。要使宿墨的感觉结而透,必须用大水,用大水是大渗大化的前提,这是用活宿墨的密诀。

 

                                                                                     藏族汉子

 

        《藏族汉子》一画带有较多的主观因素,作者依据对象,重新组合了能适应自己笔墨特色的构成形式。这中间会有较大的取舍、强化与减弱,更多的是作者根据对象的造型特征与气质所作的提练与强化,这种艺术处理的结果,使画面形象更集中,更突出,也更理想。

        《藏族汉子》的色彩属概括型,是自然色彩对画家主观反映的结果,这种东方式的色彩处理方法,是单纯化、原色化的,追求大的对比,并弱化光的影响。脸部色彩基本上以固有色为基础,弱化体面关系,让线与色结合更自然,使线仍起表现主要结构凹凸的作用。线的表现是很明确的,线的艺术趣味又是非常细腻的,其笔意、笔趣、笔韵、笔力等等都是根据不同人物和画面的艺术处理的需要而设定的。同时它又具有相对独立的欣赏功能。因此对线的美好的艺术趣味必须细心保护,切不要在作画的过程中轻易破坏或弱化。 

 

                                                                                  吮手的小孩

 

        这是作者以宿墨勾勒的代表作之一,作品用笔准确,用线简洁,结化得当,特别是眼部,简练的几笔,便把孩子的形、神与墨韵变化与笔痕之美都成功的体现了,特别眼珠中的墨韵变化细腻而准确,以不多的笔墨表现了很丰富的的情感和趣味。《小孩》一画的其他部位在画面上和协顺畅,线的组合也自然优美,连头发部位的某些渗化也恰到好处。

 

                                                                                     强 巴

 

        这是作者探求宿墨画法、变革画风过程中的一幅作品,作者以直观的感觉和人物的结构为依据,去进行勾勒,描绘安排笔触的叠合,色彩的敷设。并根据人物性格表现的需要,在用线、用色方面都尽可能进行了强化。画面笔墨的苍与润、实与虚比较分明,互相之间的过渡自然,使人物外形整体而坚实,并运用能凝结的宿墨与会沉淀的色彩,使画面产生了一种浑朴凝重的格调。灵动秀雅是“浙派”人物画的用笔特色,这种特色与会凝结的宿墨结合,笔趣产生了明显的变化,《强巴》虽仍可看出作者原来浙派风格的影子,但由于笔趣的变异,使新画风的强度与用笔的力度得以增加了,并使画面产生了更大的张力。

 

                                                                                      少 妇

 

        在现实生活中,人处景中,往往会自然地与景融会成一体。在《少妇》一画中,作者有意识的捕捉这种感觉,强调这种“一体化”,因此在线的组合与构成上也将人与景联系起来考虑,线的交错时而打破人与景空间的形体界限,从形式美角度进行穿插。同时所用线的较单纯,用笔注意沉稳,并讲究画面的气的回旋,使画面产生了一种宁静的美感。

 

                                                                                   水乡能人

 

        水乡的能人多,他们充满智慧,生气勃勃,个个是时代的弄潮儿,作者有感于此,决定画一张大一点的人物肖像画,使其产生一种真切逼人的视觉感。画面中的人物实际上已超过真人大小。因此用线勾勒这么大型的头部,要画得整体而有深度,难度较大,易空也易散。但作为意笔人物画在这方面作些尝试是很有意思的,也是很有必要的。要画好这样的肖像画,作者的体会是,首先必须增强线的本身的艺术趣味,这方面宿墨线堪担重任,二是必须按照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宿墨线的性能的方式,去重新组合头脸的轮廓与结构,三是对所表现对象的结构特征,,要经过反复观察研究,做到胸有成竹,从而在运笔时能够准确而熟练的把握。四是自始至终每一个步骤都要从整体出发、切不可被细部变化所牵制,谨毛而失貌。

 

                                                                                晒谷的老汉

 

        这是一张保留原“浙派”的艺术特征较多的人物写生,是作者较前期之作。作品中传统表现手法运用较多,其构成方式基本依据都来自生活直观感受,比较写实也比较简练。其中也可看出作者使用了许多从花鸟画中直接吸取的点  式的粗笔勾划。墨色对比较讲究,虚实对比明显,用笔潇洒而严谨,下笔狠而形体准确。形体在整体中求变化。

 

                                                                                     春 韵

 

        江南的春天是最令人心旷神怡的,你看画面上的放鸭女,与背景如春潮萌动的鸭群,组合了这春的旋律,“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是很典型的江南景色。

        画面的人物朝右,而鸭群向左;人物以竖线为主,而鸭群以横线组成;人物用笔稳健,鸭群用笔流畅。这些艺术上的对比,使静态与动态协调在一个画面上,增加了作品的感染力。

 

                                                                                     山 妹

 

        这也是一张色墨混用的作品,它以淡色墨线为主,并且用笔较奔放,还充分利用了粗笔之线中容易包含的丰富的渗化韵味。大笔头的色墨构成的面与线,淡而有韵,淡而不平,淡而不烂,淡而有骨,淡而不灰。淡墨的光泽是有赖浓墨的对比产生的,因此一张以淡墨为主的画,也应有意地安排一些浓墨,使其产生反衬作用。《山妹》的头发、辫子以及背景上,都有意地安排了一些浓墨,这些不多的浓墨却在画面起着提神醒墨的作用。

 

                                                                                      沃 土   

 

        这是作者近期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在题材的选择,人物形体的表达、人与景的关系,以及笔墨的品性与艺术处理上都发挥较好。用笔到位,笔误很少,尽情发挥了宿墨特性,墨色渗化度较大也恰到好处。特别是其中的许多部分是用“拖泥带水法”一气呵成的,画面上出现了十分自然难得的韵律感,如头发、背景之野花杂草等,它们有序而不程式化,松动而造型严谨。“拖泥带水法”是传统绘画中常用的一种技法,是指画笔笔端饱含着浓淡不均的墨与水,边勾勒,边点  、边皴擦的表现技法。用笔节奏的轻重快慢,水在纸上的渗化程度不一,都会形成枯湿浓淡变化和十分丰富的笔墨构成。“拖泥带水法”往往用在形体要求不是很严格,又能较大程度发挥笔墨趣味的部位。用宿墨作画时,应注意水的作用,水用得不好,宿墨会发乌或滞板;要使宿墨结而透,淡而明,浓而润,用水是关键。一个好画家必须重视积累自己的用水经验。

 

                                                                                      摇篮曲

 

        作者所追寻的笔墨的形式趣味与用笔的个性特征,在这幅画中有明显体现。中国画中用笔的趣味是画面的灵性所在,一般包含在笔痕的形态美和组合美之中。笔痕的形态包含其形状、品质、力度和动感等等。而其组合后笔痕之间的叠化、交错、构成、节奏、态势等因素所形成的美感又会千变万化。每一个画家的修养和对艺术追求的不一样,便养成不同的用笔特性,这种特性,在生活的感受下和情感抒发中会创作出具有作者个性笔墨语言的艺术作品,这种在趣味上与他人拉开距离,具有明显个人印记,在艺术上又相对完美的笔墨语言,必然会逐渐演化成个人的风格。母亲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她将博大的胸怀连同高大的身躯化作爱的形式,全都融进了幼小的生命之中。《摇蓝曲》在内容与形式上相对成熟,是作者近时期的代表作之一。

 

                                                                                       山    花

 

        近年来,作者的作品大都以墨为色,很少画彩色的作品,而《山花》是一张难得的着色的抒情之作,人体与环境的自然结合,形成一种怡静而浪漫的意境。

        画面以淡宿墨为主,清亮而空朦。凡以淡墨为主的作品,色彩都不宜太浓太重,而色彩的关系也应格外调和。色彩基本上以纯中求变为好,这样可不夺墨线之美,同时仍显色彩魅力,并且尽可能少用对比色,使色块之间界限弱化,产生朦胧感。

 

                                                                                     祥     云

 

        高高的雪山,茫茫的草原,阳光下的少女美丽而恬静,和天、地、云彩融合成一派天人合一的祥和景象。为了记下当时草原留下的这一印象,作者完成了这一幅墨色与金银色混用的作品。金银色是重色,不会渗化,因此一般作填彩之用,而《祥云》中所用的金银色,是水胶型的,因其质重易沉淀,因此必须用大水冲化才能使其产生色晕,并随水的多少冲成不同的厚薄,如果与墨色和用,则会在墨色之上形成厚薄不均的层次,并浮现于墨之上,产生不同亮度的沉积层。我们可利用这种效果来表现对象。由于金银色在视觉上较沉重,会增加画面的厚度,产生华丽而庄重的效果。因此目前用于某些具有象征意义的画面较多。

 

                                                                                 收    获   

 

        最平凡最常见的生活与情态中,往往寓藏着人类最永恒的品格。《收获》是作者《生活》组画之一,两位饱经风霜的人物一正一背,在玉米地里劳作,以背景之密衬托人物结实的身影,田野吹着微风,宁静而充满生机。整体的意境与气氛,要通过形式的精心安排来完成,根据立意,决定大的格局,大的格局定下后,还应在大的疏密对比上下功夫,有意识地在安排大的密块或疏块上做文章,使画面既在局部精雕细琢,而又须在整体上统一而不松散,有利情感的抒发,有利画面的完整。

 

                                                                               牧牛老人

 

        色墨混用,特别是色墨线的使用是很值得我们深入研究的课题。色墨的混用,是利用色与墨在笔中尚未均匀渗合时即落笔,让色与墨在水的作用下,借助宣纸的特殊渗化功能让其在纸面上互相自然渗融,以利用其所产生的丰富变化,来表现对象。色墨混用之法一般多见于花鸟画中,而在人物画中则以色墨线为多。色墨线的运用要注意线的色相,一般以单纯为好,而且在总量上色与墨的比例仍应以墨色为主,切不可以让单纯的色线为主体,因为墨色对画面的作用是任何颜色所无法替代的。

        《牧牛老人》以赭墨、赭黄墨线为主,其浓的或淡的线之中都含有墨,其中色偏重的线较集中于头部与皮帽处,其他部分的线中,均含色较少。由于作者用了宿墨,色的性质也因与宿墨混合而产生变化,而产生沉殿、凝结等变化,因此作画时用水一定要饱和,有时甚至可略过一些。为了使色墨线的特色得以显示,线的组合宜简练明确,并尽可能将其显示在空白之处,以使色墨线在画面中产生独奏式的效果。

 

                                                                                      母    亲

 

        作者在草原上画的这一位藏族老妇,是一位最普通的母亲。母亲是大草原的支柱,也正是千千万万的母亲,才使大草原充满生机。  

        站在无垠的草原上的母亲象一座雕像,那种给人十分凝重和深沉的感觉,十分入画。使作者十分自然的运用宿墨并大笔进行勾勒, 组合成较强劲又浑然的笔墨骨架,这种笔墨骨架会决定画面的大格局。

 

                                                                                     格桑花

 

        这是作者比较满意的一幅作品,也是作者一个时期的代表作品。一幅好的中国画作品除形与神皆备之外,气与韵也是重要标准。气韵不仅是形式美,中国画中的形式美往往也是意境本身不能分开的组成部分,因为气韵既表现在意境的整体感觉中,同时又包含在具体每一笔一墨之中。笔与墨两者之间也不可分,笔与墨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中国画的笔墨不仅是形式与技巧,也是作品内容的有机组成部分。中国画的笔墨的失败会使意境暗淡,反之笔墨的成功也必然使意境生辉。因为中国画是一种情感色彩很重的画种,笔墨是作者情感与情绪的倾注与渲泻,并在渲泻之中最后完成意境的营造。因此笔墨的失败与成功必定牵动全局。

 

                                                                                   卖鱼翁

 

        这是一幅作者风格演变过程中的作品,老的审美观念尚在起作用,而新的笔墨语言已揉合进去了。

        花鸟画的“没骨法”,是人物画中经常汲取的技法。线的勾勒与没骨法结合使用,是《卖鱼翁》的表现特色。这种边勾勒边以没骨画法辅之的方法,使画面显得活泼生动。“没骨法”是花鸟点  法的扩大延伸,它虽称“没骨”,其实很重视骨法,不过它不以线作“骨”,而是以自身的大小不同的面的交错与组合形成自己的骨脊,从而使画面显得有精神而不平软。《卖鱼翁》一画中既以线表现其主要形体,又以“没骨法”辅助地表现其他形体,我们从画面中可见无论头部、身上或景物的表现上都较熟练地运用了这种手法,因此较生动地塑造了老鱼翁的形象。这种勾勒与没骨法结合的手法具有较强的艺术表现力与适应性。

 

                                                                                喝奶茶的老人

 

        这是用浓墨枯笔为主要手段表现人物的作品。浓墨线与枯笔线是国画中常用的表现形式,浓枯之笔主要依藉其强劲骨力,特别适应表现一些有苍劲质感的题材而备受历代画家所青睐。浓枯之笔主要强调浓与枯之对比,浓与枯之合谐。以及飞白之特殊效果,并通过线、点、面的有机组合,虚实紧松与聚散之关系,来深入地表现对象。

        用枯笔作画既易又难,所谓易是因为枯笔容易复加,且不易僵、板、结,而所谓难是因为其很容易浮、散、松。枯笔往往很不容易显出内在的力度,因此必须要有较好的笔墨功底才行。作画时运笔宜慢,勾勒、皴擦要沉稳,要有节奏地把握快与慢,并宜多用中锋,少用侧笔。要重视画面黑、白、灰的关系,注意大的空白与疏密关系,特别是要善于用枯笔来组成灰调,而灰调中的枯笔又必须保留其明显的笔触感。

 

                                                                                  骄     子

 

        这是一个在生活中常见然而又有较深含义的瞬间。作为画家,对生活必须始终要保持激情,有激情才有可能发现生活中真正的美。生活的美,有的适合文学去表现,有的却适合美术,因为它有可视形象。我们应善于捕捉生活中这种可视而生动的瞬间形象,特别是能体现某些意义的形象。《骄子》是作者在藏区见到的生活场景,藏妇她对茁壮、可爱的宝贝儿子的自豪感,将儿子举抱起来向我们展示的瞬间,形象地表现出一种对生活的自信心,体现了年轻一代藏民的精神风貌。   

        作者为将《骄子》处理成具有雕塑感的画面,有意识地抬高“儿子”的位置,而让“母亲”处于背影的部位,使画面形成稳定的三角形构图;同时将所勾勒的线有意往孩子方向流动,使母子俩从形到神都能更有机地交融在一起。

 

                                                                                    雪山之鹰

 

        这是一张宿墨湿笔与枯笔相间的作品。作者以湿笔为主,利用其润化而成的水迹,细心地用枯笔在形体关键部位加以皴擦与勾勒,既能深入地表现对象,使画面显得严谨而生动自然。枯笔与湿笔之间在艺术感觉上距离较大,要使之协调而混然一体,需要采用“拖泥带水法”一气呵成,让湿笔与枯笔在错叠渗化的过程中自然交融。湿笔与枯笔之间有时会形成一些交融区,这些交融区域墨色变化自然而丰富,但是在形体上难以准确把握,这时便需凭经验去添加,如五官部位,有时需多次重复才可能完成,但非关键部分还是应趁未干时一次性画成,笔墨才会清新自然。

        《雪山之鹰》的笔墨中用水较多,属写实的大写意,这种大写意的作品,开始落笔便应“狠”而准,也就是说胆要大、心要细。一般地说如果开始感到用笔“过”了,也许最后正恰到好处。作者作画时经常有这种体会,因为开始的这一“狠”,会使你相继而落的笔墨都大大增加力度与强度,这是审美上突然产生的一种跳跃,它会产生超越你原先的构想的结局,在随机应变的徜徉中生发出更多想象力,有可能画出有别于平时并具新的审美因素的作品来。 

 

                                                                                        织帐图

 

        这也是一幅色墨混用的作品,不过其表现手法要多样一些,除色墨线外,还有色墨点  与皴擦,在色彩上除紫兰与紫红外,甚至还用了一点金色。

        从整个画面看,仍然偏重墨色,以墨色压住画面。在整个画面中用色的部位应适当集中一些,不宜太分散。画面中金色的使用是一种尝试,以期使藏妇在阳光下产生一点闪烁的感觉。金色除大块平填外一般很难用好,因为金色属矿物性质,其质地不同于常用之色,在画面所产生之视觉上的份量远远超过其他颜色,有时甚至会压过墨色,因此金与墨混用时往往会使墨色也失去光彩,因而用金色时要特别小心。作者经常将金色与墨色相间而用,采取这样相间的方式便是为了保持墨色之本色与明度。

 

                                                                                     剑湖老农   

 

        这幅画以淡宿墨为主,以淡宿墨的所形成的大块水痕表现老棉袄的质地与结构,表现水的波动与水深度。这种大片的淡宿墨,效果尽管朦胧,但朦胧中仍显出形体与结构。在画面仅脸部与手部以线勾勒,但由于大片淡墨的反衬,脸部线尽管也以淡墨为主,但线的明确性使头部与手部仍然能成为整个画面的亮点。

 

                                                                                       小学生   

 

        这是作者文革后第一次赴甘南时在草原小学画的写生。带有原野味的藏娃十分入画,由于高原的阳光直射,其肤色与江南女孩绝然不同,显得黑里透红透紫;常规的中国画用色方法已无法画下这种现实的感受。现今中国画的着色方法一般可分三类,一是以固有色为主,二是吸取一些西方用色规律,适当的考虑由光而引起的颜色变化,三是高度概括式,即主观理想式的着色方法,如传统的线绛山水,便是以赭石的浓淡,概括地(程式化)表现对山水的某种感觉(如雪景等)。

        当代的中国人物画,汲取西方用色方法来丰富用色的语言,是常见的事。但“汲取”与“全部西色”是不一样的,因为以线为主要手段,重黑白变化的中国画,是主观因素很重的绘画艺术,与以块面手法和光源色为主的西方绘画在审美上有明显距离。因此在汲取光源色时最好能以感觉为基础,以主观意图为依据,不要对光源色作纯客观的反映,这样汲取的光源色与固有色结合在一起时,会协调得多,当然在象《小学生》这幅写生作品,在笔墨的虚实上也考虑了光的某些影响,以使其与所用之色更和谐。实践证明中国画写生有时汲取一点光源色能使画面增强某种现场感与生活感。

 

                                                                                       童稚之友

 

         孩子与狗在一起,别有一种情趣,一种天真天趣的真诚流露,令人感动而难忘。作者选了小女孩与她的大狗亲切偎依的组合,画了这张以宿墨线为主的作品。

         整个画面十分注重线的组合的回旋,气贯而有节奏,画面线的流动象一首完整的小曲。外形整体内结构变化丰富而生动。作画时笔底顺畅,几乎是一口气顺利地完成了这幅作品,以最概括的也最自然的线勾划了这幅较成功的作品。

 

                                                                                         小妮子

 

        画中人物是作者在沂蒙山写生时所住的房东的天真的小女儿。文革刚结束,作者即去山东深入生活,并用浙派特色的手法带着情感画了这幅画。人物造型写实,以中锋勾勒为主。因为中锋线条扎实、厚重、明确,适宜于表现小姑娘的质感,同时适当的辅以侧锋用笔,如头发以及身体一些次要凹凸的表现上,如何可使画面不单调,显得活泼一些。写生画中的人物除神态、特征、结构外,形体的外形处理也很重要,《小妮子》在外形上采取取直法,去掉一些与人体结构关系不很密切的小曲折,不但使整个外形显得整体,还增强了画面空间分割的力度与形式感。在着色上,“小妮子”也追求单纯之美,在单纯中求韵的变化。《小妮子》的用笔沉稳,用色单纯,并尽量多用原色,以与山区女娃的纯朴与天真相适应。   

 

                                                                                         雪原少女

 

        意到而笔简一直是作者所追求的艺术观念之一。然而“简”非易;人物画的“简”,必须建立在对形体有非常深刻理解和驾驭能力的基础上,同时必须有意识地养成一种新的审美观念和相适应的笔墨语汇,去繁取简、笔简意存、所到之处形神饱满、意气相随。用单纯线的和线的单纯作为简约的笔墨语汇来表现“雪原少女”的那种自然、清新、挚朴、清洁而从容的神态。

        画家对真善美的追求在与笔下人物的“对话”中,此时已达到高度的默契与和谐。

 

                                                                                      牧牛人头像

 

        这是作者近年来较大幅度发挥宿墨功能的作品之一。它主要利用水痕与笔迹的交错和明显的积叠感,让宿墨线将自身的特征极度地体现出来。宿墨的自然而大结大化的特质,能在挥洒中呈现出一种新的内涵,它区别于传统的用笔用墨,能具体显露出笔迹的一种屋漏痕式的美感,这种笔墨的形式美只有在大水大墨中,才能发挥,产生出苍润相间的艺术特色。

 


 

 

上一篇:中国人物画发展概论 下一篇:水墨速写序
 
首 页   |  个人简介   |  艺术年表   |  众家评说   |  作品展示   |  影像记录   |  视频展示   |  作品认证   |  联系我们
艺广名人堂,吴山明个人授权网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 www.wushanming.com . All Rights Rreserved
浙ICP备10047221号 | 管理网站 | 网站建设 故乡人网络 | 开通时间:2011年12月
 
联系我们[关闭]

联 系 人:莫先生
座      机
手      机:18968046855
Q      Q:83761914

微信:18968046855


声      明:应艺术家本人要求,本联系方式只提供艺术家和艺术品方面的基本咨询,如需艺术家本人电话,请绕行,不妥之处,敬请见谅!